河北某监狱84岁老太保外就医遭拒?

一、82岁高龄入狱

李淑贤是河北省滦平县一名农民,2016年她因犯寻衅滋事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连两年六个月。

2014年至20167月,李淑贤前往北京上访,并抛撒传单反映其家山林土地被占,以及女儿关桂侠被判刑系冤枉等无理诉求。李淑贤因抛撒大量上访材料,扰乱公共秩序,被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行政处罚三次被北京市公安局天安门地区分局训诫42次,其非正常信访行为,亦被承德市公安局双桥分局行政处罚五次。2016727日,李淑贤再次在女儿关桂香的带领下,到北京师西城区府右街附近抛撒传单时被公安机关抓获。

李淑贤在庭审中承认了自己前往北京上访、抛撒传单等行为,并表示已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保证以后绝不会再去上访,也不会让女儿再去。虽提出上诉,但二审法院承德中院维持了滦平县法院对李淑贤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的原审判决。

20161216日李淑贤被送押河北省女子监狱82岁高龄入狱服刑。

二、缘何申请保外就医

李淑贤在河北省女子监狱服刑2017523日,李淑贤自述腰疼,经监狱医院诊断为自发性第十二胸椎压缩性骨折、腰椎退行性病变,治疗三个月后,病情好转;2018718日,李淑贤又述腰疼,经监狱医院问诊,自述能自己吃饭、翻身、穿衣洗漱、大小便,观察其能够自主行动;经CR检查,诊断为自发性第一腰椎压缩性骨折、腰椎退变、左髋关节退行性病变,遵医嘱服药治疗、卧床静养。

李淑贤的女儿关桂侠母亲年龄太大,而且行动不便,去年底,她就开始为母亲申请保外就医,但被拒绝。今年7月母亲再次发生骨折后,她又向狱方提出保外就医

813日,河北省监狱管理局公开回复称,李淑贤经诊断为自发性第一腰椎压缩性骨折等,遵医嘱服药治疗、卧床静养,实际状况尚未达到保外就医严重疾病范围规定的标准,也不符合第三十三条“生活不能自理”的规定,不具备保外就医条件。

815日,李淑贤家属委托律师前往河北省女子监狱,向监狱方递交《暂予监外执行紧急申请书》,再次提出保外就医申请;监狱方已接收申请书。

三、相关法律法规

《暂予监外执行规定》通知规定:

第六条 对需要保外就医或者属于生活不能自理……对患有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等严重疾病,但经诊断短期内没有生命危险的,不得暂予监外执行。

第九条 对罪犯的病情诊断或者妊娠检查,应当委托省级人民政府指定的医院进行。医院出具的病情诊断或者检查证明文件,应当由两名具有副高以上专业技术职称的医师共同作出,经主管业务院长审核签名,加盖公章,并附化验单、影像学资料和病历等有关医疗文书复印件。

第三十三条 本规定所称生活不能自理,是指罪犯因患病、身体残疾或者年老体弱,日常生活行为需要他人协助才能完成的情形。

生活不能自理的鉴别参照《劳动能力鉴定—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等级分级》(GB/T16180-2006)执行。进食、翻身、大小便、穿衣洗漱、自主行动等五项日常生活行为中有三项需要他人协助才能完成,且经过六个月以上治疗、护理和观察,自理能力不能恢复的,可以认定为生活不能自理。六十五周岁以上的罪犯,上述五项日常生活行为有一项需要他人协助才能完成即可视为生活不能自理。

保外就医严重疾病范围规定:

十九、年龄在六十五周岁以上同时患有两种以上(符合规定的)严重疾病,其中一种病情必须接近上述一项或几项疾病程度。

四、总结评论

20175监狱医院诊断李淑贤为自发性第十二胸椎压缩性骨折、腰椎退行性病变;20187月,诊断李淑贤为自发性第一腰椎压缩性骨折、腰椎退变、左髋关节退行性病变。据其女关桂侠说,李淑贤有严重病史20163月经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六六医院诊断,患有血管神经性头痛、高血压2级(很高危组)、心律失常、阵发性房性心动过速等多种疾病。目前,李淑贤全程坐在轮椅上,必须扶着桌子或者有人搀扶才能站立行走。  

收到《暂予监外执行申请书》、证据材料以及女儿关桂侠的保证书,监狱方面表示表示会认真对待此案。关于李淑贤身体状况是否满足保外就医的条件,监狱刑罚执行科一名工作人员称,狱方或委托第三方机构,对李淑贤身体状况进行鉴定。

李淑贤年老体弱,又经连续骨折,进食、翻身、大小便、穿衣洗漱、自主行动等五项日常生活行为很多时候需要他人协助才能完成,明显属于《暂予监外执行规定》六十五周岁以上的罪犯,上述五项日常生活行为有一项需要他人协助才能完成即可视为生活不能自理”的情形希望这位数十次接受公安等部门训诫,已表示“悔过”的老人,能够早日回家,安度晚年。

发布日期: 2018-0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