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法真的需要修改了

现行继承法颁布于1985年。30多年来,社会和法律发生了巨大变化,继承法已经在很多方面不适应这些变化,急需加以修改。

一、问题的提出

李某与王某签订房屋买卖合同。合同签订当日李某便全额支付了购房款并搬入房屋居住。没过几天,王某出车祸死亡。于是李某将王某的儿子王小某(唯一继承人)告到了法院,要求法院判令王小某配合办理房屋过户手续。

问题就是:房屋未过户,出卖方死亡,继承人有义务协助办理过户手续吗?

二、法律分析

一种观点认为:房屋买卖合同的主体是王某和李某,基于合同相对性,房屋买卖合同只能对王某和李某产生约束力。房屋所有权的变更以登记为准。因为房屋尚未办理过户手续,所以房屋的所有权没有发生转移。李某只获得了债权,而未获得物权。物权法第十五条规定:“当事人之间订立有关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不动产物权的合同,除法律另有规定或者合同另有约定外,自合同成立时生效;未办理物权登记的,不影响合同效力。”这就是物权和债权相区分原理的具体规定。物权法第二十九条又规定:物权因继承而发生。继承法第二条规定: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根据上述法律规定,王某一死,王小某就取得了涉案房屋的所有权。继承法第三十三条规定:“继承遗产应当清偿被继承人依法应当缴纳的税款和债务,缴纳税款和清偿债务以他的遗产实际价值为限。超过遗产实际价值部分,继承人自愿偿还的不在此限。继承人放弃继承的,对被继承人依法应当缴纳的税款和债务可以不负偿还责任。”王小某继承了房产,只需返还李某的购房款。

三、法院的判决

法院认为,继承法第三十三条规定当中的“清偿债务”

中的“债务”一词在法律上的意义是债务人对债权人所承担的为一定行为或不为一定行为的义务,包括金钱债务和非金钱债务。在房屋买卖合同中,卖方配合买方办理房屋过户手续就属于非金钱债务。法院判决王小某配合李某办理房产过户手续。

四、还存在的问题

1. 如何处理基于物权法上的规定而取得的所有权与继

承法上的继承权的衔接问题?

一方面物权法规定物权因继承而取得,另一方面继承法规定继承人有义务清偿债务(配合过户),如此一来继承人的房产所有权得而复失。这有违物权大于债权的原则。再者上述案例当中的法院将“债务”理解成包括非金钱债务,也有任意扩张解释的嫌疑。继承法第三十三条规定“清偿债务以他的遗产实际价值为限”,可见此处的债务只能是狭义的金钱债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3条规定:“公民可继承的其他合法财产包括有价证券和履行标的为财物的债权。”此处的债权特别限定为“履行标的为财物”。民法原理告诉我们,债权与债务具有相对性。继承法中的债务也只能是金钱债务,而不包括非金钱债务。

因此我建议,继承限制条款中的债务的内涵和外延应予明确。

2.假如王小某放弃继承权怎么办?

现行的继承法第三十二条规定:“无人继承又无人受遗赠的遗产,归国家所有;死者生前是集体所有制组织成员的,归所在集体所有制组织所有。”如果被继承人既没有订立遗嘱,也没有法定继承人,房屋过户手续就没有人配合办理。

因此我建议,法律要增加规定国家作为遗产接受主体时对于债务履行的规定,并要扩大规定继承人的范围,尽量减少遗产成为绝产的几率。

发布日期: 2018-08-27